斗鱼原着/小雏菊 (上)

895人参与 |来源: |时间:2020-07-12

文/ 洛心

斗鱼原着/小雏菊 (上)

第一章

小雏菊,一直是圣洁的代表。

我从小就在所谓资优班长大,不但资优,还是舞蹈班,班上三十位女同学全是经由智力测验、舞蹈能力,从三百多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。

国小六年,就那样和其他二十九位女同学一起长大,在我的生活圈,除了爸爸和老师,我没有很大机会去接触到男性;在我的国小生涯,男生是外来者。

国中,我放弃了舞蹈班,上了普通的男女混班。那种情形,很像乡下女孩第一次到了城市,那幺的新奇,那幺的好奇。

第一次听到髒话,是在电视上。

第一次看见有人说,是在国中的班上。

我只是睁大眼睛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。后来班上的同学爱叫我「小雏菊」,因为我什幺都不懂。不懂帮派,不懂规矩,不懂男女……我像一朵刚开的花儿,还不懂黑白,只觉得世界很稀奇。

小雏菊,代表着无邪,天真。

小雏菊一直跟着我,直到国二下学期那天……

***

下过雨的街,昏暗潮溼。

冬天的傍晚,不过五点多,就已经暗了下来,特别是下过雨,一切是那幺黑暗、邪恶……

在街灯照不到的小巷里,五、六个人围成一个圈,圈住了一个人,像匹困兽,他没有挣扎,只是淡淡不语。每个人的手上握着球棒,为首的人吐了一口槟榔汁,「干!你他妈的再跩啊,活得不耐烦,跑到我大仁来抢地盘?」槟榔汁红红腻腻的,滴到困兽的鞋上,他眉头一皱。

「你他妈的耍酷?别以为妞多就跩,怎幺?槟榔汁嫌髒?」话一说完,又是一口,这一次不偏不倚吐上了他的脸。

他用一种极慢的速度抹掉了红色的液体,双眼爆出杀机,猛然一拳挥向吐槟榔的人。只听见骨头断掉的声音夹杂惨叫声,红色液体由嚼槟榔的男人嘴里流出,只是这次不是槟榔,是血。

「老大!」

「老大!」跟随的小混混看见大哥倒下,纷纷抽出家伙大吼:「干!打死他!」

球棒如雨般纷纷落下,落在他的身上。他的拳头很硬,却硬不过木製球棒;他一拳又解决了一个人,还来不及闪躲,其他四支陆续从他的头、手、腰、背重重地落下。

这一仗,他是输了。

补习,是我很讨厌做的事,却是每个国中生要做的事。

今天,还是一样补习,从补习班回来,我却看到了并不是每一天都会发生的事情。

群殴!

天啊!这种只听同学说过的事情,我还没有亲眼目睹过。我蹑手蹑脚地往巷子里头看,除了乒乒乓乓的殴打声,还可以听见粗俗的叫骂声。

很快地,我分辨出被打的其实只有一个,其他根本就是打人。

不满的情绪很快在我心里涌现,我拿出童军课的哨子,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居然大声地叫了出来:「警察来了!」然后,我使出全身力量用力地吹哨子。

也许是奏效了,打斗声变小了,我听见有人不满的咒骂声和踏着水的跑步声,过了一会儿,暗巷里不再传出声音,我再一次探头看。

没人了。

我一步一步地走进暗巷,除了斑斑点点的血迹,我看不到任何东西。也许都跑了,正当我想离开时,一声呻吟引起我的注意,顺着声音走过去,我倒抽一口气,我看到了人,面目几乎全非的人。

这辈子,我不会忘记那呻吟声。

如果,我没有走过去;或许如果他不出声……

如果、那幺多的如果,却还是改变不了事实。

我走向那个人,可以说,我救了他。

而他呢?

他亲手摘掉了我身上的小雏菊。

***

教室外面挤了很多人,阿川、小温和班上一些所谓的混混,都一脸哈巴狗样地站在门外。

「他们在干嘛?」我边发作业,边问小宣。

「高年级的成哥出院了,说要来我们班谢人。」小宣也很好奇地往窗口挤。

「谁是成哥?」

「高中部的带头啊!大哥耶!」

我没什幺兴趣,下一节国文考试,我得温习。看着班上一半同学都挤到走廊去,我翻了个白眼,低头看着我的参考书。

教室外面的吵杂声突然静了下来,我不禁也奇怪地抬头。

只见门口站了一个穿高年级制服的人。我不知道他是谁,只看得出来他的脸还有点瘀青,手上还吊着石膏。

这幺彆脚的角色也能当大哥?我有点不屑。

直到他笔直地朝我走过来,我才惊叫出声,「是你!」

他是我三个月前救的人!被打得鼻子、眼睛皱在一起的丑八怪!

怎幺……怎幺今天看起来有点帅?

「小雏菊,我欠妳一条命!」说完,他抓下脖子上的项鍊,用残废的手霸道地将项鍊挂上了我的脖子。

我还来不及反应,还来不及说些什幺,高年级的教官火冒三丈地冲进了教室,「李华成!我警告你,再到国中部,我就让你高一再被当。」

「教官,我是在报恩,您不是教我知恩图报?」他轻蔑地一笑,看了我一眼,就像皇帝一样地被一群人围着走出了教室。

等他消失在走廊,班上的人才全部像发了疯一样围着我。

「小雏菊!妳救了老大!」

「小雏菊!妳和大哥怎幺认识的。」

「小雏菊!看不出来喔,惦惦吃三碗公喔!」

左一句小雏菊,右一句小雏菊。我被叫得头都昏了,除了挂在脖子上的银鍊,我的视线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。

我并没有忘记李华成,但是他也没有再找过我。

班上,依然用一种尊敬的眼光看我。

甚至有人开始叫我「雏菊姊」。

又过了三个月,国中二年级似乎就要结束了。

暑假来临那天,就在我踏出校门那一剎那,一群人围住我。我不禁一楞,什幺时候我也变成被围殴的对象?

只见带头的人说:「小雏菊,老大要见妳。」制服上明明绣着我的名字,奈何这批瞎子只会雏菊、雏菊地叫。

「你老大是谁?」

「成哥!中正的带头!」他很骄傲地说着。

「没兴趣。」我一时忘了成哥是谁。或许,我应该早就把他忘记。

「小雏菊。」淡淡的声音传来,围住我的人很快就让开一条路。

看到来者何人时,我不禁讶异地睁大眼,「是你!」

「是我。」他脸上有嘲谑的笑容,「我载妳回去。」

我应该说不的,真的,我应该的。

可是我并没有,我上了他的后座,让他载着我回家。

人是回到家了,心呢?

心,被他载往另一个方向去。

图片来源

《明天待续》

本文出自《小雏菊:斗鱼系列原着》尖端出版

斗鱼原着/小雏菊 (上) 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
下一篇: